最近,想聊的事情热点,还比较多。如果一个个的写,没那么多精力和时间。索性如阮一峰大佬一样弄个周报。
遂起了个名 《咸鱼播报》 ,不定时更新,主要谈些事实热点和关注事件,输出一些自己的观点和想法。

五月天假唱时间

{mtitle title=" 五月天假唱事件 "/}

12月6日是五月天主唱阿信的48岁生日,他在个人社交媒体发布限时动态:“尽其在我,做好自己,人生可以很简单。谢谢你们,爱你们。”
这也是五月天被质疑假唱后,阿信的首次发声。

其实我并不关心五月天,我关心的是“假唱”事件,当然现在官方还没有给出具体结果。

知道五月天,其实最初是初中同学特别喜欢他们,连带着向我也安利起来。那时候去KTV也偶尔唱他们的歌,比如《突然好想你》、《崛强》、《恋爱ing》、《你不是真正的快乐》等等。

毫无疑问,五月天这只乐队有很多优秀的代表作,也有独具特色的风格。但如果假唱事件是真的,那未必也太有损自己的职业生涯了。

从麦田农夫打假以来,我们看见的五月天公司的公关也好,阿信的回答也好,都是模棱两可的。说真唱吧不敢正面回应,一个是下次演唱会全程直播,一个是做好自己;说假唱吧,又没有石锤的证据,也没有官方的正规通知,所以不敢轻易下结论。

这次“假唱”事件,五月天有部分粉丝的言论也是极其精彩的。诸如

“我不关心他们假不假唱,只是要去感受一下演唱会的氛围”,

“他们连开了很多场,很累了,不假唱嗓子受不了”。

我想说的是,粉丝爱偶像,维护偶像,这本无可厚非。但是我们应该搞清楚一个逻辑,“我们针对的是,演唱会有没有假唱?”,而“该不该假唱、为什么要假唱、假唱影响了什么”等等,不是我们讨论的观点。因为只有成立了“假唱”,才能说“该不该假唱”。

顺带说一下,假唱历来就有,央妈也经常干,大牌歌手也常有。但是这次“五月天假唱事件”闹的如此大,恐怕背后还是有深层次的原因的。归根结底一句话,拿了钱就要办事,不能拿了钱还忽悠人。

瑞幸咖啡

{mtitle title=" 瑞幸告侵权疑似败诉 "/}

据泰国多家媒体报道,12月1日,泰国知识产权和国际贸易中央法庭公告宣布判决了有关审理中国瑞幸咖啡公司控告泰国皇家50R集团(50R group)侵犯商标版权案件的最后审判——判决中国瑞幸咖啡公司败诉,立刻执行。

这起事件,不就拿了当初Jordan起诉中国乔丹败诉的模版吗?

首先不管,泰国“瑞幸”具不具备军事和皇家背景,这属于强龙不压地头蛇。真正原因在于本国商标保护法相关。一个品牌,你要进入国际市场,那肯定要处理和维护好当地的商标权益相关。不能因为你在本国注册了,就说在别国也符合法律。

举个简单的例子,现在A国有一家非常著名的品牌,在国内注册了商标,但未在B国注册。而b国有个人,就在B国注册了这个品牌相似的商标。那么B国的法律是保护A国品牌商标还是保护B国注册商标。

这对于我们很多创业者企业家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案例,特别是海外市场的企业。当然,个站界也有很多对外的站点同样要学会遵守当地法律法规,保护好自己。

斗鱼

{mtitle title=" 斗鱼起诉女大学生 "/}

近日,媒体报道一起涉及直播平台斗鱼的索赔案件引发了广泛关注。据报道,一名女大学生因在第三方平台直播,被斗鱼以违约为由索赔8000万元。这起案件不仅引发了公众对于直播行业合同问题的讨论,也再次凸显了直播行业的法律风险。

前脚斗鱼CEO才因涉毒被捕,后脚就又爆出起诉“女大学生”索赔“8000万”违约金。斗鱼TV,早年间可以说独霸一方的,比熊猫、虎牙这些都厉害。提起斗鱼,我就想起曾经的一姐陈一发、后来的冯提莫、现在的周淑怡。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此次报道其实着重点还是有几项值得关注的。

第一:合同为电子合同。据女学生家长提供信息,电子合同长达46页内容,非专业人士,很难规避其中要害,且合同年限从4年更改为6年;

第二:直播时长。每月最低有效直播120小时,每个月需有24天直播,也就是平均每天需有效直播4小时;

第三:第三方平台露脸推广,不得单方提前解除本协议或与第三方签定与本协议任一合作事项类似的主播合约或在第三方平台直播(包括露脸开播或以公众所熟知的推广用名不露脸开播,发布解约或入驻第三方平合的微博、朋友圈、截图等)。

看完这几个点,除了“女大学生”和“8000万”惹人瞩目,其它的不过平常。

首先甲乙双方都是未成年人,无论这个合同是一页还是100页,无论你看不看得懂,仔不仔细,都是需要自己去负责的。有异议的无非是违约金是否过高,需要根据实际影响金额去判断。

其次,学生是一种职业,在这个阶段,我们做任何事情,更需要符合这个阶段能承担的最大责任和能力,千万不能逾越。想赚钱没错,想提升自己也没错,但一切要量力而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