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是宇宙的根本大道,是最应参省的人生至理。

当因缘还不具足时,停住比勉强行进更为睿智。 达摩在传法之前曾经面壁九年,这既是自我修证的过程,也是机缘时至的静待。 真正的智者总是能够通过宇宙万物的运行规律来省觉自己,超越自己。 以万物为上师,以一切人为导师,把心量打开到无所不包的虚空之境,能够吸收、运用一切力量来帮助别人,也成就了自己。 

 禅修所需要的是“心超三界外,身居五行中”的状态。这并不是身心的分裂,而恰恰是两者最佳的结合。 我们主张修行生活禅,亦即将禅修静定的状态落实到日常生活中去,语默动静之间,无时无刻不体现出禅者的作风。 要想解决生活中的种种烦忧,扫平心上的诸多尘垢,最佳方法就是通过身心的内观、内调,回归到原本空灵的状态之中去。  

如此一来,原本的慈悲与智慧将次第展现,进入非常优裕、喜乐的人生状态。 在这样的天地境界中,一切问题都自然迎刃而解。 不是问题本身不存在了,而是不再被视为问题与障碍了,所有人事都将成为加持修行的上师,促进正向能量的产生,在人生中展现出不凡的气象来。  修行,应从小事着手,从凡人度起,从行住坐卧中体会禅的真谛。

 最后,送大家一句智慧言语:

“破除烦恼,二更山寺木鱼声;见澈性灵,一点云堂优钵影。”(优钵:梵语,亦即莲花) 

 破烦恼处,不在高古,如鱼精进不息,则闻木鱼声便可照彻烦忧;

见性灵出,不必在远,三两荷花素净,当忆其出自淤泥。 

 可见,清净、性灵都是从烦恼、污浊中步步参悟而被勘破的。 

 禅修,实际上是师父带领看看修证的道路,认认回归佛性的家门。至于之后的修行,就要靠个人的坚持与精进了。 关键在于起心动念,关键在于如何护惜,关键在于如何安住,关键在于如何坚持。 禅修的功课,一时都松散不得:“独立不惭影,独寝不愧衾,”君子慎独,即使独处时,即使困厄中,也不能忘记修行。 读十年书不算本事,读一辈子才见长进;修一时禅不算精进,修百世禅方见菩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