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让自己换一个思维去看世界?

    我每一次去禅修都可以休息的很好,在那里屏蔽了手机,屏蔽了外界,屏蔽了所有信息,当时内心只用关照我和我的内心,没有烦扰纷杂。所以可以睡的很香。

    在这个世间,我们应该明白,不论我们现在拥有多少房子,银行里面存多少钱,现在拿多高的工资,长得有多漂亮,这一切的一切都是一个过程,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什么都带不走。你现在的名望地位高,会超过秦始皇吗?会超过唐玄宗吗?会超过朱元璋吗?超不过的。


人人有个灵山塔,只向灵山塔下修。

    近日来,一直在更新其它内容的文章,禅修却未动笔。

    心静不下来,写的禅修心得,也是乱七八糟的,所以还是放了放。恰巧,昨日与禅修师兄闲聊3月去做义工的事,又谈起了一些话题。他告诉我,最近去学习禅修的师兄中,有很多从上海赶过来的白领,都在问差不多个意思的问:“为什么我那么累,还那么不幸福?”师兄的回答也挺有意思,他说:“禅修不是帮你们解疑答惑的,它不能让你们不累,也不能让你们幸福。更不是指引你们通往幸福的捷径;它只是单纯的让你在累的时候,不幸福的时候,有个还算可以依靠的渠道去排解压力。”遂诞生这次的自我反思与所想。不必深究其中,禅修也不过是我个人的排解而已。


“禅修”不等于封建迷信

 我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禅修,修的到底是什么?”大多时候,我都是一个状态“不懂佛、不学佛、不知禅、不愿修”那照这个状态而言,我在这儿大谈“禅修心得”岂不是满嘴胡言?

    过年期间,难得的和亲戚朋友坐在一起闲聊听到的话题不外乎就这么几个“你看谁家又在城里买了房子,我家还是这个破房子,人家赚钱怎么那么厉害”“你看谁家的娃,人家考上哪里的公务员了,真有本事,哪像自家的孩子”“听说哪家两口子又离婚了,娃儿都没人管,好可怜啊”......


装着什么内心,就吸引什么样的人

    很多人在生活中,心早就没有了。    

    像是奴役一样,只是被驱赶着往前走。很少有人真正停下来,想一想:自己到底是谁,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自己生命中真正快乐的时光又有多少?自己付出了些什么?收获了些什么?自己在生活中又为别人做了些什么?    


我的禅修,可能并不佛教。

    马上就要农历大年了,Bosir在此预祝来访的各位朋友猪年大吉,阖家欢乐。

    明天我也即将踏上回家的路程,所以博客将会停止更新至年初八。博客从改版后,迎来了许多新认识的朋友,他们对禅修的看法,让我很意外。原来禅修路上的那些同龄人、那些独博者,也不止我一个。所以,特以此篇感谢那些支持Bosir、喜欢水清无鱼博客、喜欢禅修的朋友。希望未来的十年、二十年里,依然携手相伴。谢谢!


什么是禅定?

    “外离相曰禅,内不乱曰定”。

     人生中所有一直追求的东西,如功名利禄,这些都是外相。外相没有止境。外相总是千变万化,即使无穷无量世都追求不完。


放不下、想不开,不如静下来

    很多问题之所以放不下、想不开就是因为局限于眼前的事情。

    但是这眼前的事情,倏忽之间就会成为过去,何苦计较呢?每一个来到身边的人,都因为曾经在某一个时刻与自己结下过浅浅深深的因缘。有一句老话:“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成为朋友、夫妻,都是百年、千年修来的,都十分不容易,一定要珍惜彼此之间的缘分。来到身边的人,要么就是顺缘,要么就是逆缘。遇到逆缘,就说明曾经欠下过他的债务,所以今生一定要好好还他。这不是一种逃避或消极的思想,而是一种包容和接纳。


修行,修的是什么呢?

  人懂得越多,对自身的成长可能反而是一种障碍,仅仅知道是没有力量的,做到才有力量。

  也就是说知识本身并不能产生力量,只有把知识赋予行动,才能改变命运,这就是“知行合一”


如何让命运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两点很重要。一个是择友,一个是学习。

    尽量选择比自己思想更敏锐、行动更有力、生活更积极的人作为朋友。少和志趣低下的朋友去酒吧、舞厅等这些地方进行无聊的消遣。为什么现在很多有条件的父母一定要把孩子送到最好的学校读书呢?就是因为,在那里孩子遇到的大部分是优秀的老师和聪明的孩子。


冲破惯性思维樊笼,保持独立思考的能力。

    人的思维很容易陷入到一种惯性之中。统一的教育和相似的人生经验,会使人陷入某种特定的环境之中。

    一旦陷入,那么就容易遭受各种瓶颈。学习的过程,首先从模仿开始。 夙慧者毕竟是少数,大部分人不得不通过不断的重复模仿,掌握各种技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