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有个灵山塔,只向灵山塔下修。

    近日来,一直在更新其它内容的文章,禅修却未动笔。

    心静不下来,写的禅修心得,也是乱七八糟的,所以还是放了放。恰巧,昨日与禅修师兄闲聊3月去做义工的事,又谈起了一些话题。他告诉我,最近去学习禅修的师兄中,有很多从上海赶过来的白领,都在问差不多个意思的问:“为什么我那么累,还那么不幸福?”师兄的回答也挺有意思,他说:“禅修不是帮你们解疑答惑的,它不能让你们不累,也不能让你们幸福。更不是指引你们通往幸福的捷径;它只是单纯的让你在累的时候,不幸福的时候,有个还算可以依靠的渠道去排解压力。”遂诞生这次的自我反思与所想。不必深究其中,禅修也不过是我个人的排解而已。


贤宗法师谈“禅修”

从古至今,许许多多的思想家、文学家、政治家都曾与禅结下不解之缘。

诸如刘勰、武则天、顺治、雍正、李叔同等等,这些熟悉的名人,都曾虔心修行、以禅问道。 他们或负经纶之才,或在社会中呼风唤雨,或在事业上风生水起。为什么最终还来到寺院向佛陀寻求智慧呢? 有的人认为寺院就是老太太来烧烧香、许许愿,失落的人来逃避自己的地方,这实在是一种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