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禅修,可能并不佛教。

    马上就要农历大年了,Bosir在此预祝来访的各位朋友猪年大吉,阖家欢乐。

    明天我也即将踏上回家的路程,所以博客将会停止更新至年初八。博客从改版后,迎来了许多新认识的朋友,他们对禅修的看法,让我很意外。原来禅修路上的那些同龄人、那些独博者,也不止我一个。所以,特以此篇感谢那些支持Bosir、喜欢水清无鱼博客、喜欢禅修的朋友。希望未来的十年、二十年里,依然携手相伴。谢谢!


【原创】我与禅修的那些事儿(二)

       接上篇《我与禅修那些事儿(一)》    

       前文提到,我是因为一名80后大姐接触的禅修。这名大姐,目前是我的合伙人。我们现在从事的是室内装修行业。她是一名两位孩子的母亲。大的马上读初一,小的正在念学前班。认识她,是机缘巧合。她是我上一个公司的经销商。其实负责那一片的区域经理并不是我。但因为她经常来公司,久而久之的就熟悉了。我有过门店销售经验和施工经验,所以在产品这一块,有很多想法比较一致。所以,才会有后来她邀请我一起创业的。


什么是禅定?

    “外离相曰禅,内不乱曰定”。

     人生中所有一直追求的东西,如功名利禄,这些都是外相。外相没有止境。外相总是千变万化,即使无穷无量世都追求不完。


用心体察,喜乐人生

    每个人对事物的接受不一样。

    接受是一种开阔的心境,它能带来喜乐,带来幸福。如果以生命与自然来作比较,人的生命真是太短暂了。看似弯曲、柔弱的树都尚且有几百年的寿命,而人呢?常常是“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原创】我与禅修的那些事儿(一)

  原本我认为这是一件简单而又轻松的事,毕竟这又不是宣传邪教、又不是宣传心灵鸡汤、又不是兜售禅修课程....做一件没有功利心的事情,应该很好做吧? 

  可是,结果令我遗憾。 部分站长对于禅修和佛教,拥有的是抵触和嘲笑。 记忆尤深的一句话便是“有那闲工夫,多读书。心理有鬼的人,才信佛” 我不想去反驳,也不会去反驳。因为禅修也好,佛教也罢。师父都会告诉我们“因缘而起” 我只能说,可能他们“与佛无缘”吧 !


《清华博士李明豪的学佛历程》

   今年秋天,我抽空朝拜了青海的塔尔寺。

   在那里,我再一次感动于藏传佛教的伟大领袖宗喀巴大师的行持风范。记得同行的道友在给我们介绍情况时说道,格鲁巴的开山祖师宗大师,在十六岁时就离开了这里的家乡,远赴拉萨求学问道。母亲忆儿心切,便多次托人带话给儿子,盼望儿子能回家看上一看。但志求无上道的宗大师,只能把儿女情长深埋于心,他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母亲的召唤。母亲盼儿盼得头发花白,便拔下一根白发夹在信里。宗大师看到信后,只是默默地遥望家乡的方向,尽管眼眶有些湿润,但他还是没有回家。宗大师从离开家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塔尔寺了……


放不下、想不开,不如静下来

    很多问题之所以放不下、想不开就是因为局限于眼前的事情。

    但是这眼前的事情,倏忽之间就会成为过去,何苦计较呢?每一个来到身边的人,都因为曾经在某一个时刻与自己结下过浅浅深深的因缘。有一句老话:“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成为朋友、夫妻,都是百年、千年修来的,都十分不容易,一定要珍惜彼此之间的缘分。来到身边的人,要么就是顺缘,要么就是逆缘。遇到逆缘,就说明曾经欠下过他的债务,所以今生一定要好好还他。这不是一种逃避或消极的思想,而是一种包容和接纳。


修行,修的是什么呢?

  人懂得越多,对自身的成长可能反而是一种障碍,仅仅知道是没有力量的,做到才有力量。

  也就是说知识本身并不能产生力量,只有把知识赋予行动,才能改变命运,这就是“知行合一”


贤宗法师谈“禅修”

从古至今,许许多多的思想家、文学家、政治家都曾与禅结下不解之缘。

诸如刘勰、武则天、顺治、雍正、李叔同等等,这些熟悉的名人,都曾虔心修行、以禅问道。 他们或负经纶之才,或在社会中呼风唤雨,或在事业上风生水起。为什么最终还来到寺院向佛陀寻求智慧呢? 有的人认为寺院就是老太太来烧烧香、许许愿,失落的人来逃避自己的地方,这实在是一种误解。


如何让命运的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

    在我们的生活中,有两点很重要。一个是择友,一个是学习。

    尽量选择比自己思想更敏锐、行动更有力、生活更积极的人作为朋友。少和志趣低下的朋友去酒吧、舞厅等这些地方进行无聊的消遣。为什么现在很多有条件的父母一定要把孩子送到最好的学校读书呢?就是因为,在那里孩子遇到的大部分是优秀的老师和聪明的孩子。